设首页 | 加收藏
网站首页 > 风水文化 > 风水故事 >东北民间传说

东北民间传说

时间:2018-09-17    点击: 次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发布者:风水小筑 - 小 + 大

现在的人都不喜欢说故事,可是在老一辈的人们却喜欢说,那么关于东北的民间传说故事之养龙穴是怎样回事?三箭定东北传说里面说的是什么呢?下面一起来看看相关的内容吧。

东北民间传说

东北的民间传说故事之养龙穴

千山脚下有一个很出名的 风水先生,最出名的就是看阴宅,但是一辈子只看过九位,(却埋了十个人)后来就只给人看阳宅了,他说看阳宅既不泄露天机又造福于民,至于算卦瞧病看阴宅这都属于跟神鬼打交道,容易煞了阳气。

这年×辰年,就是龙年,老先生从开春就开始给自己准备棺材,叮嘱后辈:自己死后要用未落地的雨水淋身,然后分别照射七天的太阳和月亮,最后用四根纯铁链子拴住棺材,然后由四个儿子抬着往山上走,当链子断了的时候,就地掩埋,一分一毫都不能差。转眼农历五月十五老先生过世了。偏巧下雨,接下来的七天全是晴天,吸收了日月精华就该掩埋了,这四个儿子也倒是听话,闷泚闷泚扛着老爷子就往山上抬,链子还真就断了,棺材顺着山坡划,更巧的是棺材稳稳当当停在他们爷爷的坟上,没有办法,兄弟四人磊磊实实造了一座大坟。

按说事情这样也就算完了,但是不久后大暴雨山体滑坡,棺材碎了露出尸骨,发现老先生的下身已显一条龙尾,家人觉得怪异请来一个高人。

听完家人的介绍之后,这位高人在山顶环视了一下,也不由得开始称奇,这就是养龙穴啊,这种养龙穴首先在地理位置上要有九个点,分别蓄以阳气,就是掩埋男人,俗话说龙生九子,同样养龙需要九点聚气,而这九个点就是老先生帮人家选的阴宅,其中老先生父亲的位置就是这个聚气点,这个点水气不足,但是老先生父亲的" 名字天一补足了水气(天一生水,妙哉妙哉),这就是为什么看了九人阴宅却埋了10个人。而葬人又必须是辰年辰月辰日的辰属人,按道理说这些几乎不可能凑齐的元素都满足了,怎么还会有偏差?

高人忽然想起一件事家中可否有一只黑狗?家人说的确是有,不过自从父亲过世就每天晚上趴在墙上乱叫,后来就把它杀掉了。高人一听不由得叹息,养龙虽然是天生地养,但是上天不会任由人逾越六道,安排一颗星专门折煞养龙穴风水,黑狗就是用来挡星的,可惜家人错杀了这条黑狗,穴位被破,否则待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待全身成龙,子孙便有帝王之命

这种养龙穴需天时地利人和之全部元素实乃难聚,不过好像又不是固定,比如毛ZD祖上也有养龙穴,但是风水布置跟我说的又不一样,其实我比较信风水,山川大河日月精气对后人还是会有所荫福的。

我猜这个地界就是千山附近吧,听说那里现在香火很旺,有空去拜拜,辽宁这里近代风水很好,不说满清,后来张大帅也是从田庄台到营口起兵成事的,但是开矿啊气候变迁啊风水变迁了,风水就是这种摸不定站不稳的东西,没办法。

三箭定东北传说

传说在唐太宗李世民时期,两国交战,战败一方要割地赔款,之后战胜方撤兵。大唐时期,中国的边境以长城为界,东北是高句丽王朝。大唐借着高句丽国家内乱之际派出了大将薛礼带兵打败了高句丽国。在民间流传着薛礼征东,说的就是这段历史。高句丽国是女真族和朝鲜族在公元前三十七年建立的王朝,人员主要由女真人为主,朝鲜族是统治阶层,统治东北达七百之久。虽然所统治的区域不大,但是历史久远。首都在今天的吉林省敦化市。高句丽国战败,派出使者和大唐谈判,大唐谈判的代表是大将薛礼,薛礼就是薛仁贵。谈判的地点是今天的山海关。薛礼很讲仁慈,要求不高,就一个条件,借三之地箭,期限一百年返还。高句丽国的特使一听高兴的不得了,三箭之地,一箭的射程最远不超过五百米,三箭最多不超过一千五百米,这么短的距离还借什么,给了算了。所以两国签署条约,高句丽国割三之地箭给大唐。大唐撤兵,两国永久和好。

射箭由两国各派出十名官员监督执行,由高句丽国的官员从大唐的官兵中选出三之箭,大唐出三名弓箭手,第一个弓箭手就是薛礼,薛礼站在山海关的城楼上往高句丽国辽东城射去,高句丽国辽东城就是今天的辽宁省辽阳市,箭一射到空中就不停不下来了,在空中向飞的一样,不停留的飞了好几天,最后扎在辽东城的城墙上。第二之箭从辽东城的城墙上射出,爬上越岭直奔高句丽国的首府,今天的吉林省敦化市。在空中走了十多天,落到了高句丽国皇宫的城门上。第三之箭从今天的敦化直奔东南的朝鲜半岛飞去,这回可就下不来了,连长白山都当不住,一直飞到了今天的辽宁省丹东,眼看要跨江过海到朝鲜半岛了,朝鲜半岛都要归大唐了,这时应了大难不死总有救这句话。赶上巡天御使太白李金星从此路过,见天上飞着一个东西,不知到是什么,就一巴掌把这个东西打到大海里。真厉害,三箭就射到了东海岸。

咋听起来,箭射这么远的距离是不可能的,只是个神话故事。但是还是有可能的,高句丽国时期东北也是深林茂密,大唐可在相距一箭远的每一颗树上埋伏一个弓箭手,进行箭的接力,这样,箭就可以射出茫茫林海所笼罩的无限距离。但是,丹东的东面是海和江,无法埋伏弓箭手进行传递,箭就掉到海里了,所以只能依靠太白金星的神话来解释。由此可知,大唐把高句丽给耍了。


东北民间故事之黄皮子拜月

有年夏天大旱。按理说这关东地界儿从来就是雨水充沛,祖祖辈辈没见这样的气象,一时间各种说法开始流传,村口那个小窝窝庙的香火也开始旺了起来。 说是小窝窝庙既非拜神也非拜佛,不是城隍庙,更不是宗祠,就是一个小半截的树桩被掏空里面摆设了几块石头,大约有半人高。我小时候还曾亲眼见过,但是石头已经没有了,爷爷说早些时候乡政府盖房子拿走了,党讲科学不信鬼神带头破除迷信,给乡政府建房批了一块老时候的坟茔地,乡长还是有点犯膈应,私下找了风水先生,先生说必须在宅基下垫块受人香火的灵物,寻来寻去就找到了我们獐子沟的这几块宝贝,一窝端的全拿走了,老百姓拥护党,就算心里不同意也没谁敢吱声的,偏有那老黄头茬子起楞,说这个是祖宗闯关东带来的泰山石,是泰山奶奶的行宫,是引导泰山奶奶降福的指引,老祖宗从山东家来的时候一不带钱二不带粮,就背上这几块石头,不能就这么让人拿走。来人见有人阻拦,板了板腰身和蔼的对老黄头说你们这是封建迷信要破除,经过上级耐心教育老黄头不得不认怂。每每讲到这段爷爷总是要咯喽笑出声来,淡淡的一声,嘴角微翘。

歪了歪了,回来,,,,说话那小窝窝庙香火正旺,家里稍微阔绰一点的会时不时地摆个个棒子面馒头用野鸡血写上自己的家姓,好让神灵眷顾。说到这里又得歪歪楼了,按说摆个馒头也就算了,我爷爷还说有时候会摆些大螃蟹跟煮全鸡什么的,(不自觉的联想到香辣鸡翅,口水ing),我就问他灾年还有肯德基吃?他解释说虽说是灾年,只是庄稼遭殃,自古哪里听说过关东饿死人的,就算灾年也有那么许多野鸡野兔的用来果腹。

看见有好吃的,谁家孩子不眼馋?可是家里大人管得严,害怕得罪了神灵,村里的小子们只能趁着黑天偷偷的行动,上供人吃,心思神知这就是爷爷为自己偷食行为的辩解,那一年他七岁。

那是一个月亮很大的晚上,民间逢初一十五有上供的习惯,所以这一天的供品相当丰盛,等到大人们都睡下了,安静的村庄想起几声拙劣的狗吠,这是小子们的集结号,农村狗多,半夜狗叫已经被人们的睡眠所免疫了,压根儿不会被吵醒。原来爷爷那代人村里几个孩子在大人们安歇之后偷偷跑出来打算去偷食,胡然带头的一个忽然做了一个一个噤声的动作,几个小子马上意识有情况,可能是孤狼进村觅食,那个年月常常有狼晚上出来逛,尤其是月圆之夜总能听到那种喘不过气的嚎叫,远远近近,然后村子里的小孩也跟着模仿,然后是大人的一声呵斥想把狼招来啊?爷爷说他跟他爸爸就在草甸子里看见过几块碎骨头和一堆烂布,太爷爷说一定是晚上学狼叫,被狼叼来吃了。

又歪了,又歪了,难道我就是上天派来给自己歪楼的吗?为什么我总是能联想那么多事情呢?嗨,这知识啊,都学杂了!呵呵

话说当大家那目光所向的一刹那,大家惊呆了,不由得都倒吸了一口气,阵阵青草的味道灌入大脑,呛得难受又不敢咳出来。月光皎洁,如瀑布般倾斜而下,油油的树叶被照的波光粼粼,爷爷说那一刻他眼前闪过一道比月亮还亮的光,紧接着又说不对,那只是打了一个机灵,他看到一个三尺高的小人儿站在小窝窝庙上,瘦瘦挺挺的抬头望着月亮,说它像人倒不如说是像狗或者像耗子,但是比狗纤细比鼠高大,只不过它的动作实在是只有人才会做得出来:细长的身体直挺挺的,一跟尾巴触底,两只前爪扣在胸前,前后舞动,嘴角一张一合,像是祷告又没有声音。光滑的毛在月下分辨不出颜色,但是窄窄尖尖的头上有一撮白得很纯的细毛向两边分开,像是53982 眉毛,很突兀又很别致。那眼睛黑洞洞的,没有转动却摄人心魂,凝固般的注视着月亮,好像要把月光全部吸进那对泛绿色的晶体里面去。一打眼看到这个像人一样的怪物只会让你想到鬼魅和神怪,那样一个静悄悄的夜,圆月下一个虔诚的叩拜,却又让人觉得圣洁,忽闪的又让人觉得宁静。 (这一段里面有我初中写作文的影子,大家BS我吧)

爷爷说那时候他好像听到了一种抑扬的调子,他的身体很轻。就在他和缓的讲述过程中,我的心底也不由的升腾起一丝平静。

爷爷说我那个不争气老修家的二爷吓得尿裤子了,掉头往回跑,可能是听到声音,那小人儿刺溜一跃就跑了,但是爷爷说他忘不了和他四目相对的那一霎那,虽然短暂,但是那双绿荧荧的眼睛,让他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

小孩心底不藏事儿,第二天爷爷也顾不上被骂,把前一晚的事情说给他的妈妈,我的太奶奶说万物皆神灵,黄皮子拜月,那是他在修行呢,修成仙可以救人渡世,结果第三天天就美美的下了一场大雨,太奶奶告诉爷爷这就是黄仙在渡世呢,但是坊间还有另外一个说法,就是黄皮子吸走了獐子沟的龙气(水汽)来修行,孩子们赶走了它,雨水就回来了就算后者不是我那不争气的二爷他爹编造出来的,我也宁愿相信我太奶奶的说法,虽然我是无神论者,倘若真的万物皆有灵,我也希望他们是善得。

其实这黄皮子,学名黄鼠狼,虽说这东西那时候也不少,但是行踪诡异,爷爷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后来也看到过几次,但是他总是坚持说那个不一样,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一样,直到公社来人要石头那天,那几个小干部正要去捡石头,忽的从里面窜出一个油晃晃的黄皮子,几人惊呆了,爷爷一眼就认出来那头上的白毛,对,我见过的只有这个是有白眉毛的这起码可以说名他并没有离开过,也就证明孩子们驱妖不成立,或许那场甘霖真的是黄仙所求,那么我希望他一直在獐子沟守护那群淳朴的农民

我很想把那几块石头找回来,但是乡镇府的房子越盖越大,越盖越高,实在没办法,作罢,就让他在那个地方保一方平安吧

上一篇:黄鼠狼民间传说

下一篇:腊八节的传说故事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滇ICP备16004767号-2  |   QQ\微信:zy_fsj  |  地址:云南昆明  |  服务器提供商:蓝队云  |  
Copyright © 2019 天人系列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sanfengshui.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